筱奈卿

随缘更文。QQ:2048566391

信徒x神

        ─神的视觉。

  ─信徒x神。你是信仰。

  ─筱奈卿

  ─原创

  ─灵感来源:楚子介1747928497

  我是神。一个高傲的神。

  我欲起身准备慢步走向深渊的尽头,枷锁困住的四肢在起身的一刻瞬间被抽光了力气。我又一次重重倒在早已被鲜血浸透的地上。

  深渊深处传来野兽的咆哮。冷风肆意嘶吼着,撕扯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还真是便宜你们了。”

  我疲倦的看向深渊的尽头,指甲在地上发出令人不悦的咯吱声。

  我闭上双眼,等待死亡。

  “你要知道,一个被人唾弃,被神厌倦的神,本是没有资格再活下去的。”

  造物主背对着我,语气里是我从未听到过的冷漠。

  “你是我最好的作品。”

  我痛苦的望着造物主,耻辱蔓延进我的全身。那一夜的暴风雨仿佛全数砸在我的身上,割入我的心。

  后槽牙被磨的生疼,指甲嵌入血肉。许久,我张开了口,却说不出一个字。

  “你不会再有任何信徒了,一个肮脏的玩物。”造物主转身面对我,平淡如水的说出这句话。

  不是我,

  不是我。

  不是我!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恐惧笼罩着我。我死死盯着造物主声音颤抖着几乎接近咆哮着对造物主说:“是海神侮辱了我!受天谴的明明是他!为什么是我!我是神啊……我是所向披靡的神啊……”

  我瘫痪在地上,口中含糊不清的念叨着。

  “也许,是你太耀眼了”

  我抬头望向我心中敬爱的主,一瞬间,我瞳孔放大。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跪着爬向我心中一直敬爱的主,我试图用祈求的语气挽回造物主的心意却看到了我从未见过的神色,我顿时说不出话。

  “作品怎能耀眼过创作他的人 。”造物主厌恶的注视着我“会有人代替你的。”

  说完,造物主用枷锁困住我的四肢,神力被尽数抽去。

  我现在不是神,也不是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

  我现在唯一拥有的就是永恒的生命。

  我试过自尽结束我的生命,可是枷锁上的神力每次都会制止我。

  过了很久,我终于想到了可以结束我生命的方法。投入无尽深渊,深渊里神力没有任何用处。也许这样造物主就不会害怕我逃出去了。

  回忆到此结束,我睁开眼,咬紧牙关把自己撑了起来。

  枷锁上的神力通过肌肤刺入我身上每一处骨头,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发了疯似的挣扎,几千年的不甘与痛苦一朝爆发。我咆哮着嘶吼着,心中的悲郁无处安放。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啊!”我不甘心的用双手撑着快被神力撑破的脑袋,空洞无物的眼睛流出了泪水。我在为什么而哭泣呢?为什么我不知道。

  我终于挣脱出来了。

  我颤颤巍巍的走向深渊尽头,凌乱的发丝缠绕着我的手心,扑面而来的冷风似乎让我清醒了一点。

  突然,一阵声响传到我的耳旁,我想是造物主来了,也好,一了百了。

  “神,是你吗?”

  脑袋里最后一根弦崩坏,我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脸蹲下来背对他试图把自己藏起来 。

  “你要找神你就去找,来这里做什么。”我不安的回答他。

  这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明明是禁地,不可能让凡人进来的。

  “神,是你。”

  “我不是!我不是神!我是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什么的怪物!”

  属于少年清澈的嗓音传到我的耳朵,却字字诛心。

  我已经不是神了,我站起来转身瞪着那少年却不由自主的向前走。

  我想看清他身上的战袍,那是我的战袍。

  那是我的荣誉。

  “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我平静的望向那位少年,如墨的眼瞳也在看着我。许久,少年信步向我走来。看似平淡无奇的步伐却每步都让我感到沉重。我应该是下意识的往后退,可是双腿像树牢牢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我的左手抚上右边的心脏,神是没有心的,可为什么会感到那里血液澎拜。

  少年走到我的面前,我抬头看着他问:“为什么不回答我。”

  是代替我的神吗?果然是来向我炫耀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

  不知为何,少年突然在我面前单膝下跪,我才注意到原来他右手一直拿着一把剑。

  火鸢。

  这是我的佩剑。我不由自主的握紧双拳,眼神晦暗的看着他。

  少年抬起头与我的目光相聚,他的眼神里有我看不懂的神色。

  是洋洋得意吗?还是沾沾自喜。

  “信徒洛箫,见过战神。”

  少年说的每个字都在刺激着我,我恐惧的向后退,战神?信徒?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些东西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没了,久到连我自己都忘了。

  我看着他面带嘲讽:“骗我好玩吗?”

  我看着他,他脸上出现困惑不解的神情。还真是能装。

  “我早就没有信徒了,我是一个被人唾弃被神厌倦的玩物,骗我一点都不好玩。”

  我仰天大笑,我捂着肚子指着他“信徒什么的,真是笑死我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炽热的拥抱便抱住了我。

  “不要这样说自己,你是我的信仰啊。”

  我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不信神,可是当你出现救我性命的时候我就发誓你是我永生永世追随的神。”

  “为了你,我成了神,我想和你一样,我想和你站在一起,我想和你一起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我知道这些话很可笑。”

  “可是,你就是我的信仰啊。”

  洛箫紧紧的抱住我,我在脑海里翻阅着属于他的记忆。

  洛箫……竟然是他!怎么会是他呢?

  枷锁蔓延进骨髓的神力开始控制我,我的脑海中瞬间出现造物主的画面。

  “嘶……”

  我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洛箫。

  “神……”洛箫小声说道。

  “噗……”

  我一把推开他,鲜血喷洒在了火鸢上,为火鸢添了几分邪魅。

  “神!您怎么了?我有神力,我把神力全给你。”洛箫接住摇摇欲坠的我,眼神慌乱“我……我不是故意用神力探测神的身体的,只是太急了……”

  我看着眼前的人,思绪万千。

  洛箫着急的看着我,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我自己。我的容貌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因为时间而变化,也许唯一不同的就是多年前眉宇间的不羁变成了如今这般的平淡。为什么会在他的眼睛看到我自己呢?我记得,没有信徒的神会随着时间的流去而消散。

  对了,我已经不是神了。

  洛箫还在不停的给我灌输神力,我别过脸没有告诉他一味的灌输神力只会加速我的死亡。

  “洛箫。”我缓缓抬起手扯了扯他的衣袖“是叫这个名字吗?”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叫他,眼神中出现了慌乱和紧张。他手足无措的把我扶起来“是,是这个名字。”

  “原来是你代替了我啊……”

  我凝视着他,语气哽咽。我希望可以记住他,是那种永远不会忘记的。神力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眼前逐渐模糊,他好像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可为什么我什么也听不见?他是哭了吗?

  我怎么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了,也许是我离开他了。

  神是不会死的,他们破碎的魂魄会随着时光不停的轮回。也许是一朵脆弱的花,也许是一棵生长在岸边的柳树,或者是一阵风。

  当他们体会完世间百态的时候也许会突然想起来自己是神。

  一个高傲的神。

  
QQ:2048566391
一个破写文的性感在线洗脑。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