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奈卿

随缘更文。QQ:2048566391

野玫瑰

  ——灵感原创。

     ——筱奈卿2048566391

        ——现在的我什么都没了,只有爱你的一腔孤勇。

  我叫玫瑰,准确来说应该叫小玫瑰。

  玫瑰是我们楼子里的招牌,我被父亲卖进来的时候因为长相与玫瑰有几分相似老鸨便给我取名小玫瑰。

  虽然名字叫玫瑰,但与真正的玫瑰却差远了。

  听说玫瑰原本也是好人家的闺女,一鼙一笑都流露出大家闺秀的风范。与我们这些被贱卖进来的完全不同。

  一个月的时间玫瑰便已经成为了头牌,引得不少富家公子流连忘返。而我还只是一个端茶倒水的小婢女。虽然只是个婢女,但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最好的去处,至少清白还在,就这样想着,我不由笑出了声。

  “就她了吧。”

  手中的杯子不慎掉在地上碎了一地,我顺着声音望去是一位青年男子。他的眼睛里满是惊奇,我不明白。

  我自知无法抵抗只能乖乖认命。那天晚上我等了很久很久他都没有来,我心底不由一阵欢喜,不过是随口一说怎么会记得。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窗外,见没有人我刚准备转身从后门逃跑却被一身酒气的他抱了个满怀。

  我僵在原地不敢动,他蹭了蹭我。他说他是一位诗人。

  那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诗人拉着我的手坐到他的对面,诗人滔滔不绝的向我倾诉着他的志向他的远方,至始至终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我,诗人对我抿着嘴唇笑。

  我见过父亲的笑容,亲手将自己的女儿买进青楼的无奈;我见过姐姐们的笑容,客人不断加钱的羞辱,她们想回家,只能不停的攒钱为自己赎身,一边又一遍的阿谀奉承。

  但我没见过诗人的笑。微微泛红的脸颊衬得他的眉眼越发干净,抿着嘴唇暗暗自喜像得到了什么宝物似的,像个孩子。兴致上头了他还会拉着我一起吟词作诗,我不识字他便手把手教我一笔一划。

  诗人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回答他我叫玫瑰。

  他说玫瑰好玫瑰好,美得热烈美得高贵。

  玫瑰是好啊,但终究不是我啊。我低着头目光呆滞望着他握着我手上的毛笔。

  宣纸上写着玫瑰二字。

  此后他便一直来找我,老鸨见钱眼开也不再为我多安排客人,只是小声告诉我让我牢牢抓住机会。

  我没有说话,我总觉得诗人的一片热情太不真实了。女人的直觉总是在作祟。

  而事实也向我泼了盆冷水。诗人拉着玫瑰的手喋喋不休,玫瑰厌恶的甩开了他。诗人落魄的转身回去,他们都没有看见我。

  代替品。

  玫瑰身为我们这里的头牌身价自是不菲,再加上米庄陈公子有意娶玫瑰为妻,再也没人敢打玫瑰的主意。

  我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慌乱的找出自己和诗人的一点一滴,我趴在床头前死死揪着手上的宣纸。他为我写的每一首诗都是玫瑰,至始至终都是玫瑰,不是我。

  为我?还是玫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日他会选择我,就连玫瑰的贴身婢女有时都会将我误认为玫瑰,我的眉眼,我的唇我的一鼙一笑,都只是玫瑰的代替品。

  我趴着床头不敢动,哽咽声从我的口中缓缓流出,我愣愣的看着他写的每一首诗每一句话。我第一次会自己写的字其实不是玫瑰而是诗人。

  你曾给予我温柔,让我有了信仰,我想向你前进,做个温柔的人。

  此后的一个月诗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我的视野,老鸨见我不争气便胡乱搪塞了几个客人。这一个月我看着玫瑰,我渴望成为她。我开始模仿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个抬眸一个低头浅笑。所有人都说我越来越像玫瑰了,玫瑰的头牌可能不保了,甚至还说要是陈公子不留神说不定都会认错人。对此我也只是羞涩的别过脸没有说话。

  只是像,而不是完全成为。

  不够,我要的不止这些。

  我再次见到诗人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了,这三个月我名声大噪。老鸨也为我换了个名字,蔷薇。

  “蔷薇?还是更喜欢叫你玫瑰多点,不建议吧?”熟悉的嗓音再次从我耳边响起,我感觉我的血液在翻滚,它们叫嚣着,身体的每一丝都在嘶吼着被他占领。

  我僵硬的转过身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说出话,声音是我从未听到过的颤抖“明成,是你吗?”

  我自然知道是他,做我们这一行的记忆力都不会差,为了准备迎合每一次的回头客,我们总要装的与他们兴趣相投,我们需要牢牢记住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

  那一晚诗人说妓女变了,不是外貌的改变,像是换了一个人。妓女低着头不敢看诗人的眼睛,妓女怕她一看诗人眼睛就会粉碎她所有的伪装。妓女只是搂着诗人的脖子在他耳旁小声说:“可我至始至终只爱你啊。”

  诗人说他不信,妓女也说她不信。

  半夜。我用手描绘着他的轮廓,我轻轻在他的眉心留下一个吻。

  我起身收拾散落了一地的衣物却无意看到落在地上的一张纸,我好奇的捡起来打开,印入眼帘的是我从未见过的诗人。我无力的跪在地上望着床上熟睡的诗人,泪水顺着下巴滴在掌心。

  爱而不得,不过如此。

  我快速收拾好一切奔向玫瑰的房间,可手就这样硬生生的停在了门口。没有了动静。

  明天玫瑰就要嫁给米庄陈公子了,真羡慕啊,能与自己心悦之人在一起。我蹑手蹑脚的进入玫瑰的房间,我望着睡的香甜的玫瑰,她的嘴角在笑,她的梦里应该是幸福的。

  我用手帕将玫瑰的嘴巴捂住,我打开衣柜用衣物把玫瑰绑起来。

  明天,我才是玫瑰。

  目光停留在梳妆台上的凤冠霞帔,我走向梳妆台,拿起梳子开始为自己细细打扮。

  化了妆没有人会认出我是蔷薇还是玫瑰,我的一举一动就是玫瑰。

  我坐上花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到恍惚,会遇见他吗?

  周围的声响越来越小,我的心也越来越沉,终于还是选择了这个方法。

  花轿停了下来,帘子被拉开透射进来的阳光打在盖头上,我低头看见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是他的手。是那个曾经教会自己写字的手,是我一直深爱的人的手。

  我把手轻轻搭上去,诗人没有了下一步。过了很久很久诗人终于开口:“怎么傻到连我是谁都分不清了。”诗人掀开我的盖头“玫瑰。”

  终究还是没有认出我。

  我没有说话,我就这么望着他。今天他也穿了一身大红袍,我看到了他眼中一丝的慌乱又瞬间消失变成了癫狂,他死死扣着我的肩膀将我抵在轿子上“为什么不是我呢,为什么?为什么!”

  我痛苦的别过脸,泪水落在嫁衣上,倒也添了几分不同。

  “玫瑰你不要哭啊,我是不是弄疼你了啊,你说话啊!”诗人慌乱的松开手轻轻的擦着我脸上的泪水又瞬间扯掉我头上的凤冠“为什么不是我呢……”

  记忆停在最后一刻,我倒在血泊之中,诗人抱着我不停的哭,他手无足措的摸着我的脸,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我总觉得他是认出我了,又不希望他认出我。

  现在的我什么都没了,唯有爱你的一腔孤勇。

  妓女说我爱你,诗人信了吗。

信徒x神

        ─神的视觉。

  ─信徒x神。你是信仰。

  ─筱奈卿

  ─原创

  ─灵感来源:楚子介1747928497

  我是神。一个高傲的神。

  我欲起身准备慢步走向深渊的尽头,枷锁困住的四肢在起身的一刻瞬间被抽光了力气。我又一次重重倒在早已被鲜血浸透的地上。

  深渊深处传来野兽的咆哮。冷风肆意嘶吼着,撕扯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还真是便宜你们了。”

  我疲倦的看向深渊的尽头,指甲在地上发出令人不悦的咯吱声。

  我闭上双眼,等待死亡。

  “你要知道,一个被人唾弃,被神厌倦的神,本是没有资格再活下去的。”

  造物主背对着我,语气里是我从未听到过的冷漠。

  “你是我最好的作品。”

  我痛苦的望着造物主,耻辱蔓延进我的全身。那一夜的暴风雨仿佛全数砸在我的身上,割入我的心。

  后槽牙被磨的生疼,指甲嵌入血肉。许久,我张开了口,却说不出一个字。

  “你不会再有任何信徒了,一个肮脏的玩物。”造物主转身面对我,平淡如水的说出这句话。

  不是我,

  不是我。

  不是我!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恐惧笼罩着我。我死死盯着造物主声音颤抖着几乎接近咆哮着对造物主说:“是海神侮辱了我!受天谴的明明是他!为什么是我!我是神啊……我是所向披靡的神啊……”

  我瘫痪在地上,口中含糊不清的念叨着。

  “也许,是你太耀眼了”

  我抬头望向我心中敬爱的主,一瞬间,我瞳孔放大。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跪着爬向我心中一直敬爱的主,我试图用祈求的语气挽回造物主的心意却看到了我从未见过的神色,我顿时说不出话。

  “作品怎能耀眼过创作他的人 。”造物主厌恶的注视着我“会有人代替你的。”

  说完,造物主用枷锁困住我的四肢,神力被尽数抽去。

  我现在不是神,也不是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

  我现在唯一拥有的就是永恒的生命。

  我试过自尽结束我的生命,可是枷锁上的神力每次都会制止我。

  过了很久,我终于想到了可以结束我生命的方法。投入无尽深渊,深渊里神力没有任何用处。也许这样造物主就不会害怕我逃出去了。

  回忆到此结束,我睁开眼,咬紧牙关把自己撑了起来。

  枷锁上的神力通过肌肤刺入我身上每一处骨头,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发了疯似的挣扎,几千年的不甘与痛苦一朝爆发。我咆哮着嘶吼着,心中的悲郁无处安放。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啊!”我不甘心的用双手撑着快被神力撑破的脑袋,空洞无物的眼睛流出了泪水。我在为什么而哭泣呢?为什么我不知道。

  我终于挣脱出来了。

  我颤颤巍巍的走向深渊尽头,凌乱的发丝缠绕着我的手心,扑面而来的冷风似乎让我清醒了一点。

  突然,一阵声响传到我的耳旁,我想是造物主来了,也好,一了百了。

  “神,是你吗?”

  脑袋里最后一根弦崩坏,我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脸蹲下来背对他试图把自己藏起来 。

  “你要找神你就去找,来这里做什么。”我不安的回答他。

  这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明明是禁地,不可能让凡人进来的。

  “神,是你。”

  “我不是!我不是神!我是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什么的怪物!”

  属于少年清澈的嗓音传到我的耳朵,却字字诛心。

  我已经不是神了,我站起来转身瞪着那少年却不由自主的向前走。

  我想看清他身上的战袍,那是我的战袍。

  那是我的荣誉。

  “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我平静的望向那位少年,如墨的眼瞳也在看着我。许久,少年信步向我走来。看似平淡无奇的步伐却每步都让我感到沉重。我应该是下意识的往后退,可是双腿像树牢牢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我的左手抚上右边的心脏,神是没有心的,可为什么会感到那里血液澎拜。

  少年走到我的面前,我抬头看着他问:“为什么不回答我。”

  是代替我的神吗?果然是来向我炫耀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

  不知为何,少年突然在我面前单膝下跪,我才注意到原来他右手一直拿着一把剑。

  火鸢。

  这是我的佩剑。我不由自主的握紧双拳,眼神晦暗的看着他。

  少年抬起头与我的目光相聚,他的眼神里有我看不懂的神色。

  是洋洋得意吗?还是沾沾自喜。

  “信徒洛箫,见过战神。”

  少年说的每个字都在刺激着我,我恐惧的向后退,战神?信徒?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些东西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没了,久到连我自己都忘了。

  我看着他面带嘲讽:“骗我好玩吗?”

  我看着他,他脸上出现困惑不解的神情。还真是能装。

  “我早就没有信徒了,我是一个被人唾弃被神厌倦的玩物,骗我一点都不好玩。”

  我仰天大笑,我捂着肚子指着他“信徒什么的,真是笑死我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炽热的拥抱便抱住了我。

  “不要这样说自己,你是我的信仰啊。”

  我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不信神,可是当你出现救我性命的时候我就发誓你是我永生永世追随的神。”

  “为了你,我成了神,我想和你一样,我想和你站在一起,我想和你一起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我知道这些话很可笑。”

  “可是,你就是我的信仰啊。”

  洛箫紧紧的抱住我,我在脑海里翻阅着属于他的记忆。

  洛箫……竟然是他!怎么会是他呢?

  枷锁蔓延进骨髓的神力开始控制我,我的脑海中瞬间出现造物主的画面。

  “嘶……”

  我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洛箫。

  “神……”洛箫小声说道。

  “噗……”

  我一把推开他,鲜血喷洒在了火鸢上,为火鸢添了几分邪魅。

  “神!您怎么了?我有神力,我把神力全给你。”洛箫接住摇摇欲坠的我,眼神慌乱“我……我不是故意用神力探测神的身体的,只是太急了……”

  我看着眼前的人,思绪万千。

  洛箫着急的看着我,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我自己。我的容貌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因为时间而变化,也许唯一不同的就是多年前眉宇间的不羁变成了如今这般的平淡。为什么会在他的眼睛看到我自己呢?我记得,没有信徒的神会随着时间的流去而消散。

  对了,我已经不是神了。

  洛箫还在不停的给我灌输神力,我别过脸没有告诉他一味的灌输神力只会加速我的死亡。

  “洛箫。”我缓缓抬起手扯了扯他的衣袖“是叫这个名字吗?”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叫他,眼神中出现了慌乱和紧张。他手足无措的把我扶起来“是,是这个名字。”

  “原来是你代替了我啊……”

  我凝视着他,语气哽咽。我希望可以记住他,是那种永远不会忘记的。神力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眼前逐渐模糊,他好像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可为什么我什么也听不见?他是哭了吗?

  我怎么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了,也许是我离开他了。

  神是不会死的,他们破碎的魂魄会随着时光不停的轮回。也许是一朵脆弱的花,也许是一棵生长在岸边的柳树,或者是一阵风。

  当他们体会完世间百态的时候也许会突然想起来自己是神。

  一个高傲的神。

  
QQ:2048566391
一个破写文的性感在线洗脑。